富二代app解密失败

林克看了一会儿论坛,在阳台吃完了早餐,这才起身回到屋内。

记得前世的时候林克是以玩家的视角玩《命运》,虽说当时没有【旅店枪战】这个副本,但还是有玩家发现了其他副本内容。当时的情况也和现在差不多,知名技术流玩家,或者擅长分析的阿婆主制作通关攻略、视频,在帮助玩家通关副本的同时,自己收获大量的关注度和名气,成为游戏里有影响力的玩家。

这一世,林站在npc的视角观看玩家的行为,却有不一样的观感。

难怪说npc们对异人畏惧如虎,就这种强大的学习能力和适应性,足以让任何个人或者组织感觉到可怕。

短短一晚上,玩家靠着数量优势和分析能力,已经将整个副本的流程复刻了90%。

分析出最适合场景的武器,分析出十名杰克帮打手的行动轨迹和各种状况的反应,甚至用行为心理学分析出各个打手的性格,一个单人求生类副本竟然让玩家玩出花来!

很难想象,这只是一晚上时间的成果。

以前林克也是玩家浪潮中的一份子,但是现在跳出原有视野,站在npc角度来看这些玩家行为,有种不一样的观感,为玩家的创造力和强大的纠错性惊叹不已。

甚至林克毫不怀疑,再过几天,就会有玩家发现只要给约翰打赏小费,并且称赞他的画作,就能拿到完美评价。

林克从阳台回到办公室,给神木城军情处拨了一通电话。

“从昨天到现在,派发了多少任务?”

电话另一端传来一阵劈啪作响的键盘声,过了一会儿道:“报告长官,军情处从昨天17时正式开放,截止目前一共有189人领取了47项任务。其中揪出潜伏在沙都的势力间谍占比80%,进入戈壁沙漠进行基础设施破坏和埋伏狂热者小队任务占比20%。”

眉眼弯弯甜笑美眉表情可爱清新写真

林克听完微微点头,沉声道:“接下来很可能迎来一波异人接任务的高氵朝,军情处各部门一定要精诚合作,提升办公效率,尽快做出业绩。等到年底沙都军政大会,争取成为今年整个军部的优秀部门。”

林克做完指示挂断电话,靠在老板椅上喃喃自语道:“没想到沙都现在居然已经有189位10级玩家,数量不少啊……”

这批玩家绝对可以算作沙都玩家里的第一集团军,而且军情处任务好处多多,任务种类数量丰富,奖励丰厚,贡献度还能兑换物品,可以选择到城外执行破坏任务,也可以选择揪出藏在沙都的奸细。

刺激的任务内容让玩家血脉喷张,几乎所有任务都是d级起步,比老奶奶又臭又长裹脚布的跑腿任务强多了。也让玩家有种正式加入时代洪流下的特殊格局的真实感,亲自参与沙都的诸多变革。

沙都的这些第一集团军也很聪明,进入沙漠破坏暗杀的任务虽然奖励丰厚,但是戈壁沙漠路途遥远不说,玩家们对机械神教狂热者实力也未可知,贸然进入沙漠简直就是自寻死路。不如先接一点有关于沙都潜伏者的任务,先弄点机械神教的信息资料,再考虑进沙漠的事情。

军情处的任务是只要符合定下的硬实力要求,就可以接取。而且任务面向所有符合规定的异人。譬如同一个任务,可以几十个玩家同时接取,最后谁能带战利品回来交任务,任务奖励就会给谁。

而且支持多人组队任务,在接任务的时候进行登记。任务结束后规定的奖励将会由注册小队平分,避免了队长一个人接任务,完成任务后黑了奖励逃跑。

除此之外林克还调用林氏财团其他部门的程序员,加班加点的赶制军情处app,尽快让玩家可以随时随地通过手机接任务,免去了奔波之苦,也是为了能提前抢占白金酒店的市场。

林克深知,军情处的出现是对白金酒店的一次釜底抽薪。

虽然德里克暂时瞧不起炮灰一般的玩家,但是随着玩家实力增长,德里克就会放下身段主动招揽。和前世白金酒店等待异人上门主动加入的高逼格不同,这一次林克的军情处逼格更高,背后有沙都军方和政府背书,绝对比见不得阳光的杀手和赏金猎人强。

现在白金酒店失去了唯一的优势,等军情处越来越红火,德里克这老家伙肯定坐不住。

之前三个月,虽然白金酒店下达了最高悬赏通缉令,但实际上没有任何一位杀手主动找林克麻烦。

一方面林克几乎掌握着大半个沙都的营生,贫民区之主,还是军方五位委员之一,更是月影议会长老。一旦对其出手,将引起三股势力的围剿,得不偿失。

另一方面,白金酒店也不敢正面硬碰硬。

毕竟沙都的白金酒店建立起来花费了二十年,一旦出手击杀未果,沙都白金酒店就将面对林克的雷霆怒火。以一人换白金酒店一个极其重要的据点,这笔买卖显然不值当。

三个月的时间,白金酒店和林克之间保持着一种微妙的默契。

可是现在,林克率先出招,一动手就是致命一击,蛇打七寸。

接下来,就等待白金酒店的回应了。

林克办完手头的工作,寻宝鼠从阳台一溜烟跑进来,一把抱住林克的裤腿,一溜烟爬到林克手心。

“浪回来了?”林克伸手抚摸着寻宝鼠的毛,寻宝鼠在林克手掌里打滚撒娇。

自从林克种下神树诺希,坐镇呼啸古堡,寻宝鼠就像是撒欢了一样,整天带着五鼠兄弟在外面玩耍。再加上寻宝鼠是林克第一个合成的宠物,实力虽然不强,奈何辈分最高,俨然成了哭泣山谷一霸。

而且这段时间寻宝鼠和五鼠没少往回搬东西,直接把地下室一个二十几平米的房间堆满了,简直就是拾荒小分队。

林克还去房间看了一眼,随便扒拉了几下,基本都是从戈壁和沙漠搜来的。一些是遭遇沙漠地龙或者野兽袭击的遇难者遗物,还有一些是二十几年前机械神教和沙都在戈壁战场的遗骸。

“后面一段时间沙漠里不太平,你给我乖乖在哭泣山谷待着!要是让我知道你擅自离开山谷,可有你好看的!”林克说着还揪了揪寻宝鼠的小耳朵,威胁之意甚浓。

寻宝鼠跪在林克手心,两只小爪子合十,黑米粒般的小眼睛闪烁着哀求的光芒,一眨一眨看上去可怜极了。

不过这次林克可没有心软,而是认真告诫道:“只准在哭泣山谷内活动,听到没有!”

寻宝鼠连连点头,小爪子还做了一个记笔记的动作,然后指了指自己的胸口和小脑袋,表示无论是心里还是脑子里,都记下了。

林克轻轻弹了一下寻宝鼠的脑袋,笑道:“好了,去吧~”

寻宝鼠吐出一口浊气,肚子上的一团肥肉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挤压成了两层。

终于过关了,可以松一口气了。

寻宝鼠蹭的从林克手中跳脱,刚准备从阳台溜走和五鼠汇合,刚跑两步突然停下脚步。

“怎么,还有事?”林克开口问道。

寻宝鼠是指了指办公室门口,然后两只小手慌张不安的来回搓着,身体也扭扭捏捏。

林克恍然大悟,对寻宝鼠挥挥手,示意它可以走了。

可是这时候寻宝鼠却踩着小碎步,肉呼呼的双肩不停耸动,依稀还能看到一个发笑的侧脸。

【表情如下】

一手拉着窗帘边角,看样子似乎又不想出去,而是准备留下来看戏。

林克眉头拧作一团,双手插在胸口,靠在老板椅上和寻宝鼠对峙起来。

咚咚咚~

突然门外传来一阵规律的叩门声:“会长,在吗?”

林克没有回答,而是继续和寻宝鼠对峙。

终于,寻宝鼠收敛笑容,小爪子也松开窗帘一角,吐出一口气垂肩无奈,灰溜溜的从阳台溜走了。

“别和我耍把戏~”林克低声说道。

躲在阳台墙角的寻宝鼠转身,对着林克就是一顿叽哩哇啦,发泄着自己的不满。

“连八个卦的机会都不给,还有没有鼠权啦~”

说完气鼓鼓地从阳台一跃而下,这次是真的走了。

寻宝鼠离开后,林克这才转过老板椅,稍微整理了一下仪容,沉声道:“进来。”

办公室大门缓缓打开,一位穿着干练米色小西装,头发扎成单束马尾的女人,抱着一堆文件走了进来。

“你怎么来了。”林克盯着安娜,好奇地问道,“这个时候,你不是应该在电视台大厦工作么?”

安娜琼鼻微哼,眼神幽怨的瞥了一眼林克:“看你说的,没工作我就不能来了吗?”

安娜说着走到林克办公桌面前,放下一沓文件:“更何况我这次还是来办正事的!”

“这些文件需要你签字。都是按你的要求筹备的节目,你看完觉得没有问题,签完字我就可以去找珀尼批款了。”

林克微微有些诧异:“我上次只是说了个雏形,这么快就全做好了?”

安娜给了林克一个肯定的眼神,似乎再反问:你就这么质疑我的能力?

“你先坐,渴了水自己倒,这几份节目企划案,我得好好看一下。”

安娜也不客气,自己倒了杯水,然后坐在林克对面的位置,捧着水杯喝水,眼睛却直勾勾地注视着林克。

房间里只有林克翻看企划案纸张发出的唰唰声。

林克认真看完几份企划案,刚抬头想要说些什么,却迎面和安娜的眼神交汇。

两人眼神接触,顿时就像是触了电一般惊慌失措。

林克立刻把眼神瞥向它处。安娜手微微一晃,搭在唇边的杯子没拿稳,不少水直接从嘴边倒了出来,洒在裤子上。

林克立刻起身,给安娜递了几张纸巾。

“谢谢~”

在接过纸巾的时候,两人的手指又不可避免的碰到,一股激荡的电流顷刻从指间传遍全身,一种难以言喻的感觉在心头荡漾。

“抱歉,我先去处理一下。”安娜说完落荒而逃,走廊内高跟鞋的踢踏声却在林克耳边飘荡了很久。

林克搓了一把脸,深深吐出一口浊气。

在林克还是林克帮老大的时候,两人的相处随意且融洽。

在林克执掌麒麟堂后,他清楚的感觉到安娜多了一丝拘谨,而且两人往来短信也少了一些。

而当林克在干掉莫罗斯,接管了沙都产业,一跃成为沙都新王后,两人见面却难以找回当初轻松自在的感觉,心底有些别扭,有些拧巴。

可是在林克筹备传媒部门的时候,安娜却又毛遂自荐。从完全不懂电视台传媒运营,到现在已经是一位干练潇洒的都市白领丽人,可以完美的完成每一次林克对传媒部门下达的任务。林克知道安娜看似轻松的背后,肯定付出了非常人的努力。

片刻后,安娜重新回到办公室,表情也恢复如常,进入了工作模式。

“会长对这些企划案还有什么意见吗?”

林克合上文件夹,摇摇头道:“这几个节目补充的都很不错,按照企划案执行就可以了。我一开始给你们的只有创意和要求,没想到你们可以把节目企划做得这么精彩,我甚至都已经迫不及待想要看到节目播出时的盛况了。”

“至于经费方面,你们有什么需求尽管提,有什么想法直接找珀尼上报。我对这些节目的要求就是预算经费无上限!因为这些节目是针对异人群体的,只要能吸引他们观看,且养成习惯,钱不是问题!”

林克拿起钢笔,刷刷在几份企划后面的文件上签了字,交给安娜道:“好了,我这边过了,接下来就可以找珀尼划拨资金开始启动项目了。”

安娜接过文件夹,双手抱着。

林克的‘送客’二字都到嘴边,却发现安娜又坐了下来,丝毫没有走的意思。

“中午一起吃个饭吧。”安娜微微深呼一口气,鼓足勇气道。

林克愣了。

“那个,你不用去找珀尼拨款吗?”

安娜粲然一笑道:“忘记告诉你了,下午神木城的别墅竞拍活动,是我负责带队摄影和报道,得结束后才回去。”

“哦……”

林克还有点没回过神。

“那、那就……一起吃吧。”

xs123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