丝瓜视频888

【 WWW.】,精彩小说免费阅读!

这会子的功夫,楚老夫人炸毛了:”这么一个孩子让我们照顾,还给她钱,哪有这么好的事情.”

说完后她就后悔了,不吱声了.

顾安西笑笑:”是吧,您也觉得不合理,这样我们让一步,孩子归们,我们也不要钱了,本来这个孩子离婚的时候就是判给了男方,现在正是负责任的时候为什么不负起责任来?”

她看向秦思岚:”为了以后,狠狠心吧,以后在青城眼不见为净.”

秦思岚屏住呼吸,忍住了没有吱声.

楚夫人一蹦老高的:”哪有这样的好事儿,孩子是她生养的,现在她不管谁管?”

“她为什么管.当爹的死了?”顾安西自然火力十足.

双方扯了好一会儿的皮,最后楚涣也进来,这个十足的渣男确实是不想照顾一个那样的孩子,结果就是立了字据这个孩子以后归秦思岚照顾,和男方没有半毛钱的关系了.

签完,双方长长地吐出一口气.

秦思岚哑声说:”楚涣,恭喜了.”

楚涣有些不大自在:’有空,我会去青城看小安的.’

漫步在夕阳下的文艺清纯美女图片

“不必了,我会照顾好他.”秦思岚不想看这个人渣,慢慢地坐了下来.

郝主任见状,立即给她倒了一杯水,递上的时候她的手指碰到了他的手.

云熙集团的大主任顿时面孔微红.

这会儿,楚家的人还在闹,特别是楚夫人还在哭,小安命苦什么的.

薄熙尘从手术室里走出来,摘下口罩不解地问:”怎么回事?小安不是好好的?”

顾安西顿时就心虚起来,结结巴巴:”手术麻醉以后会疼的么.”

“那也不至于命苦!两个月以后就健健康康的了,顾安西给我说是不是又淘气了?”他慢慢地摘下手套.扫视一圈:”郝主任说.”

郝主任老脸通红.

他能说他的说词都是小顾总教的么,这有违医德,但是小顾总说了这是在拯救一个可怜的女人,他只好照做了,而且他也觉得那位秦小姐挺可怜,如果说一句善意的谎话能让她下半生都安稳的话,那就^说吧.

此时,郝主任当真是不知道说什么好.

薄熙尘哪里有不明白的,又看了看他家的小奶精,叹息一声.

这会儿,楚夫人一把把自己那份协议书递给他,”薄教授,您看看这个有没有问题.”

薄熙尘飞快地看了一遍,有些惊讶,更多的好气又好笑.

果然又淘气了.

他轻咳一声:”确实是有那样的风险,不过是不是弄错了,百分之十有可能,百分之九十是没有任何问题的,大概们听错了.”

他轻描淡定,楚家人可是气坏了,但是字已经签了,只能打官司了.

顾安西向来是不客气的,在打官司之前,把楚家人给请了出去,还拨了个电话给楚长河,让他管管.

等清净了,她掉过头,秦思岚的声音激动:”真的,真的不会有问题?”

薄熙尘双手抱匈,”顾安西,跟我去办公室.”

他要揭了她的皮.

顾安西苦着一张小脸,乖乖地跟着他走了.

秦思岚还是不可思议.

郝主任轻声说:”其实百分之十都没有,是薄教授帮着圆谎了,这真的很难得也很是包容小顾总了.”

秦思岚呆了半天:”所以说从头到尾都是假的,都是安西用来骗楚涣那个人渣的?她^怎么会知道我们的事情.”

郝主任笑笑:”小顾总可是相当聪明的人啊,无所不能.”

秦思岚还是有些呆,郝主任却是开口:”孩子手术完了,在观察中,我过去看看,半个小时就移到病房里了,放心,男方那里是进不来的.小顾总早就安排好了.”

秦思岚恍惚开口:”我是欠了她大人情了,不知道怎么还.”

“她不过就是小孩子,爱玩罢了,也大概是看不惯^咳,那个人.”郝主任说完,又笑笑:”我过去了,可以先去病房收拾一下.”

秦思岚道了谢,又回去休息室里和秦思远把事情说了一遍,她至今都不敢相信小安现在就属于她了.

秦思远抱了抱她,顾明珠则是听得云里雾里的,最后终于懂了,喃喃地说了句:”她还是那么坏啊.”

秦思岚想说什么,秦思远笑笑,示意她不用说.

秦思岚就懂了.

她又交代了弟弟几句,就要他们回青城了,时间早就过了,再不回去顾家总会有意见.

秦思远点头,看看顾明珠:”我们回去了?”

顾明珠咬唇,”我想去看看顾安西,问问她回不回去.”

从昨晚到现在,她还没有能好好地和她说说话,她总觉得自己人生中这么大的事情,和顾安西说几句话才算有仪式感.

秦思远笑了笑:”她大概是在挨薄教授的训.”

顾明珠不信:”熙尘哥很疼她,才不舍得责备,不管她犯了什么错.”

她又是羡慕又不是滋味,恨不得顾安西每天都被打股股才好,可是她又是知道,熙尘哥就是打也舍不得打重了.

而秦思远则是怔了一下,随后就笑笑.

是啊,哪里舍得责备,不过是借口,因为安西不想面对他们,所以那个男人把她带走了,这是一种保护,那个男人对安西的保护总是不着痕迹,温温和和地让人不大看得出来.

他不由得想起去年这时候,在青城,那个男人出现在安西身边以后她便不曾受伤,她看不见的笑容重新出现,那个总叫着秦思远的小姑娘开始叫薄熙尘了.

安西,就是这么一个洒脱的小姑娘.

他想,如果有一天她和薄熙尘分开,也会再喜欢另一个优秀的人吧,可是随后他又推翻了_

怎么会,这世上,哪里有第二个薄熙尘!

秦思远还是带着顾明珠离开了,专机直达青城,开启新婚的第一天.

薄熙尘的办公室附带的浴室里,顾安西先出来的,她是跑出来的,身上挂着一件过大的白色衬衫,里面一条运动裤,也是薄小叔的,腰大了她系了一条皮带.

她实在有些累,出来趴在沙发上就睡着了,一直到薄熙尘走出来,一边擦着头发一边想着拿她怎么办好.

打也不行,骂好像也不行,她就仗着自己年纪小,仗着家里的长辈都喜欢她疼她,就为所欲为,今天这祸闯得实在不小,楚家那边绝对会是起诉的,到时不会好看.

可是那又怎么样,他家小家伙路见不平了.

他摇头,最后还是打了电话给王竞尧,让他摆平这事儿.

这种小事儿,王老哥哥直接就让王景川秘书长给办了,随后就笑眯眯的:”熙尘啊,们这是回北城了,距离们婚礼也没有几天了,要不就办了再回江城吧?”

薄熙尘面色一凝,倒是想起来这事儿了.

他抚着额头笑了笑,”我倒是忘了.”

王竞尧大度地笑笑:”这可不行,不能光忙事业就忘了大事儿,这样,们这几天休息,我让林桦和母亲一起操持这事儿,我妹妹嫁人可不能马虎.”

薄熙尘笑了笑,”那是自然.”

两个男人又聊了一会儿,丝毫不把楚家那事儿放在心上,等聊完了他挂上电话,发现那个小家伙把小脑袋挪到他的腿边,他挺无语的:”现在是装死,还是在讨好我?”

“都有.”她很乖地说,随后小声说:”小叔,从心里也觉得我做的对的是不是?”

他不语,伸手揉揉她的头发.

她又催他说话.

他笑笑:”从人情来说,做的没有错,但是从医生的角度这样有背职业操守.”

“所以呢,要惩罚我吗?”她软乎乎地问他.

薄熙尘手指轻轻在她的脸蛋上捏了一下,声音略哑:”现在我的身份是小薄太太的丈夫,所以^”

她轻轻搂住他的腰身,小声说:”小叔真好.”

他笑笑,”不帮擦P股就不好了吗?”

“那也好,有原则的男人最有魅力了.”她存心地拍马屁,但是拍了一会儿就忍不住想睡了:”就在这里睡好不好?”